鑫航集運物流 時政 法治 社會 獨家 視覺 視頻 濱海 輿論 經濟 房產 汽車 生活 文化 企業 服務 健康
天津 > > 正文

疫情下的民辦教育機構

2020年09月24日 11:06:25 來源: 天津日報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國家採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最大限度地保證了民眾的安全,但同時,因疫情造成的停工停產也給我國的經濟發展帶來了一定的影響。疫情防控期間,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培訓教育專業委員會面向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組織開展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民辦教育機構影響”的調研顯示,超過90%的機構表示疫情對教育機構存在很大影響,導致機構經營存在部分困難或嚴重困難。

  根據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的《關於2020年春季學期第四批學生復課開學的通告》,今年6月2日起,全市民辦教育機構可向所在區提出線下開班申請,經所在區有關部門核驗合格後可有序恢復線下培訓。此時,距離1月26日,按照相關要求全市民辦教育機構一律停止線下服務,已經過去了近130天……

  調研 疫情導致部分機構經營困難

  為了瞭解我市民辦教育機構的生存現狀和發展困境,前不久,天津市教科院教育法治與評估研究所研究員方芳和劉鼕鼕與我市十餘家民辦教育機構負責人進行了訪談。通過調研訪談,兩位研究員發現,此次疫情對於我市民辦教育機構的影響主要來自五個方面:

  1.房租減免空間較小,房租支出壓力大

  民辦教育機構在疫情開始後,根據政府文件要求,全面停止線下教育活動。沒有了課時消耗,機構就沒有了經濟來源,而房租是經濟支出的重要方面。天津市雖然出台了中小企業房租減免政策,但減免的前提是租用的必須是國有性質的房產。而現實中,大部分教育機構的房屋租用的都是私有財產,不在房租減免的範圍內。雖然國家也在鼓勵私有房屋出租方儘量減免租户房租,但由於不是強制性規定,大多數房主並不會實施房租減免。天津有一部分房主給機構減免了一個月的房租,小部分減免兩個月的房租,但這對於大部分機構來説也是杯水車薪。租金壓力的增大,使得一些機構不得不縮減租房面積,甚至出現了退租,將教學全部轉為線上。

  2.人力成本增加,線上教學教師費用上漲

  疫情防控期間,一些專門從事線下教學的教育機構不能正常開課,但機構所聘用的教師及工勤人員的工資還需要發放,這無疑給機構帶來了很大的資金壓力。同時,很多機構改成線上教學後,雖然教師可以上課了,但有的教師,尤其是教齡較長的老教師,對教育的信息化熟練程度不足,不能滿足線上教學的要求,豐富的教學經驗得不到體現,而教齡較短熟悉教育信息化的新時代教師成了稀缺資源,從而導致一小部分教師的課時費用有所上漲,尤其是畢業班的授課教師課時費用漲價情況比較突出。

  3.線上教學形式的變革給機構帶來挑戰

  疫情防控期間長時間不允許機構開展線下活動,很多教育機構為了生存開始通過在線教育平台進行網上教育活動。原來就是從事線上教學的機構,如猿輔導、VIPKID等,以及實施雙師型教學的大型機構,如學而思、新東方等,線上教學模式比較成熟,受影響相對較小。但是對於大多數教育機構來説,一直從事的是線下教學,對於線上教學模式比較陌生,尋找什麼樣的第三方平台比較好,採取線上教學需要注意什麼,如何保證線上教學的教學效果等,都是需要教育機構考慮的問題。很多機構開放線上教學都是為了能保證課時消耗,同時留住生源,所以,線上教學效果對於教育機構來説非常重要,很多教育機構也是在不斷摸索和羈絆中前行。

  4.新生招生困難,老生續費率不高

  受疫情影響,部分家庭收入降低,加上疫情的持續性,導致家長對報名教育機構有了更多的憂慮。另外,部分學生、家長對線上課程的教學效果不認可,也導致機構的線上教學招生陷入困境。

  5.退費糾紛急劇增加

  退費情況主要有幾種:一是具有時效性的培訓,如幼小銜接教育機構,孩子在9月份就已經上小學了,即使教育機構願意恢復線下教學,延長教學時間對於家長來説也不具有實際意義了。二是對於藝術、體育類教育機構大多屬於感觸性課程,線上教學不能有實質性的教學效果,很多家長看不到線下復課的希望,擔心教育機構隨時倒閉,要求退費。三是部分家長在機構恢復線下課程後仍然擔心疫情的隨時暴發,出於安全考慮不願去機構上課,但又無法接受機構的線上課程(如怕影響孩子視力,線上效果不好等),繼而要求退費。家長劇增的退費需求,對於本就資金壓力巨大的教育機構無疑雪上加霜,一些機構可能會拒絕退費或拖延退費,從而使得家長與機構之間的退費糾紛和投訴急劇增多,進而進一步影響機構的招生和發展。

  專家觀點

  自6月份,隨着疫情的有效控制,我市經濟正在逐漸恢復當中,暑期的到來也讓教育機構的學生數量有所增加,部分民辦教育機構進入到了“療傷”階段。但同時,也有很多教育機構並沒有達到線下復課的核驗標準,依然面臨着無法生存的困境。

  我市民辦教育機構數量龐大,涉及的相關利益羣體眾多,包括教職工、學生及其家長、舉辦者及投資方、銀行等金融機構、辦學場地出租方等,一旦教育機構運營出現各種狀況,相應必然會產生諸多不可忽視的問題。除了各個教育機構的自救,方芳和劉鼕鼕建議,相關部門應伸出援助之手,幫助民辦教育機構渡過難關。例如,對於教育機構所面臨的場地租金壓力和人力成本壓力,能否在房租、水電費等補貼以及階段性減免社保費方面有政策支持。在教育機構承受巨大資金壓力的情況下,可否發揮政策性銀行作用,在加大信貸支持力度、實施貸款財政貼息、加強擔保貸款支持等方面提供幫助。另外,對於教育機構一些優秀的教學資源和創新的教育模式,政府能否通過購買服務等方式,通過“合作、共享”理念共同保證學生可以享受優質的教育資源,從而推動民辦教育機構的持續發展。

  走訪 疫情加速教育信息化變革

  提到危機,我們總喜歡説它與機遇並存,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此次疫情幾乎對所有線下教育機構都帶來了重大影響,但是危機之下,在部分機構瀕臨倒閉的同時,也有不少機構開始轉變經營模式,積極調整機構發展戰略,力求在逆境中突圍。甚至有些機構在此次疫情之中,實現了逆勢上揚。“疫情加速了教育信息化的變革,也讓教育信息化進程大幅提前。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疫情‘倒逼’機構提前走上教育信息化之路。”天津市民辦教育協會理事長張代祥表示。

  通過走訪記者發現,正是這種倒逼機制,讓部分傳統線下教育機構開始“轉戰”線上,並最終平穩度過了這段難熬的寒冬。未來,“線上教學”也將成為民辦教育機構的一種常態。

  一場直播

  完成了全年70%的售課任務

  王慶利和陳夕在精通教育算是絕對的“老人”。他們在這家總部設在天津,已經創辦二十多年的機構中管教學和招生。精通從2004年開始做專升本教育,目前已經是這個行業的龍頭企業。

  每天春、暑和秋季招生是全年的重點,為此,春節前陳夕和同事們已經做好了招生的全面準備。可是,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所有的準備沒有了“用武”之地。“之前的招生,都是比較傳統的‘地推’模式。我們走進全市各大高職院校,做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宣講會。疫情來襲,校園封閉,原有的渠道和模式都派不上用場了。”

  同樣苦惱的還有在機構負責教學的王慶利。線下停止授課,所有學生和老師都在問他“怎麼辦”?這時,王慶利想到了線上授課。“其實之前我們一直有線上課程,但並不是我們的主打,也就佔到機構課程的10%左右。現實狀況讓我們不得不轉變思路,開始加大線上課程的教學力量。”為了提升教育質量,開課之前,機構對所有老師進行了統一培訓,並製作了專業課件。

  “既然課程已經‘搬’到了線上,那我們的招生同樣可以在線上進行。”當教學已做好轉入線上的全面準備時,陳夕和同事們開始策劃在各大直播平台上嘗試網上售課。他邀請了熟悉教學的王慶利與自己組成“犀利哥”組合。經過幾次嘗試後,大家總結了不少經驗和教訓,開始着手策劃6月20日的網上大型直播售賣會。

  雖然前期積累了不少經驗,但是,當這個激動人心的日子終於到來之時,所有人還是緊張不已。

  當天下午五點,陳夕和王慶利就到了公司,進行最後的準備。晚上7點,直播正式開始,兩個人分別講解政策規劃和課程體系。2個小時的直播結束後,累到不想説話的陳夕和王慶利,一直在等待着後台的統計結果。當統計數字終於出來的一剎那,辦公室裏一片歡騰。那一晚的直播,讓精通教育完成了今年70%的招生任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回想起當晚的盛況,“犀利哥”組合至今激動萬分。

  “公司在2017年就有了向線上教育轉型的想法,為此還設置了十幾個專屬直播間,並搭建了網絡平台,為全國範圍的線上教學做足了準備。但是因為種種原因,疫情之前,我們還是以線下教學為主。這一次,讓我們徹底開啓了轉型之路。”王慶利説。

  現如今,精通教育的線下課程已經全面恢復,但是與此前不同的是,這一次,機構開啓了線上線下雙覆蓋的模式,“其實現在,報名線下課程的學生只佔到了20%。”陳夕説。

  提升線上教學效果

  續班率創新高

  樸新教育是一家全國性的連鎖民辦教育機構,公司有多種教育業務,其中K12佔比最大。寇明翰是樸新教育天津學校的副校長,同時也是教齡11年的英語教師。春節期間,受疫情影響,確定無法進行線下復課後,樸新教育天津學校發出內部通告,年後的所有課程轉移到線上。

  確定轉移到線上之後,大年初三,教學老師們開始在線上進行教研、測試課程、熟悉線上課程模式,運營老師們開始在線通知各位家長,並遠程指導各位家長與學員進行設備安裝及測試。老師們每天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三個人一組演練線上課程的所有內容,兩個人聽一個人講,不停地打磨課程。2月1日,線上課程順利開課。

  “疫情之前,樸新教育就有樸新網校,所以做線上課程在平台、系統和設備等方面還算具有一定的優勢。我們也一直在嘗試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教育業務。因為之前積累了部分線上教育的經驗,所以疫情之下轉戰線上之路走得還算平穩。”寇明翰發現,課程轉移到線上,隨之變化的東西有很多。首先是教學形式的調整,包括調整教學方式和調整課件PPT;其次在內容上,教學方式也做了調整,過去線下一些需要教具輔助工具完成的場景化教學互動,換到線上後,需要老師們重新設計簡單的、能夠通過鍵盤和語音互動的授課環節;最後是教學效果,這也是家長們最為擔心的。為此,學校想了很多辦法,設計了包括:30分鐘一次的隨堂小測驗、一堂線上課三次點名、每個線上教室配有助教協助教師記錄課堂狀態等。

  “其實這些還遠遠不夠,倉促轉型到線上,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都需要適應的時間,短時間內教學效果很難顯現仍是硬傷,而家長們所看重的,就是學生在上課後的實際收效。”寇明翰坦言。為了提升講課效果,老師們開始自發地利用週一到週五的課餘時間義務講課,為學生們免費答疑。一開始只是幾個老師的自發行為,到了後來,樸新學校的所有老師,開始了集體免費加課。

  正是老師們這樣的做法,不僅讓教育效果大幅提升,也打動了家長們的心,很多人都不再提退費一事。“到4月底的時候,我們的老學員中有80%續報了暑假和秋季課程。”這樣的續班率也創下了樸新學校的歷史紀錄,讓寇明翰感動萬分,“目前,機構已經能夠正常運轉,當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後,我們要做的就是專心地做好教學工作。”

  讓孩子在線上活動中

  體驗樂趣

  “從武漢封城那會兒,大家就隱約覺得可能線下開不了課,所以當最終確認線下停課的消息後,倒是也沒有覺得意外。疫情之前,我們有159個孩子,‘開學’遙遙無期,不能就這樣‘等’着。經過多次線上開會討論後,我們決定開啓線上教育活動。”藍莓果是我市一家民辦學前教育機構,總部設在北京。對於校長黃敏來説,把“教室”從線下搬到線上的這個決定下得有些難,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該機構做線上教育的經驗幾乎為零。“平時,我們會有很多線下場景互動的內容,注重培養孩子場景化的語言表達、應用和邏輯思維的提高,課程互動性都很強。這些活動轉到線上後,困難重重。”黃敏説。

  一方面,機構裏的老師們沒有任何線上教育經驗;另一方面,孩子們集中在4至6歲,年齡小,線上活動很難集中注意力。到底應該帶着孩子們在線上開展什麼樣的教育活動呢?這時,總部發來了部分線上教育活動的電子資源,黃敏帶着老師們靠着這些包括課件、動漫、PPT、互動小視頻資源包,再結合孩子們的特點,重新設計了活動內容。在新制定的線上活動“課表”中,不僅有音體美等素質類提升活動,還有古詩詞吟誦、科學實驗、摺紙繪畫、手指操、體能課這些實踐性很強的活動。此外,還把線下的語言練習變成了線上的繪本課。而這些教育活動全部是藍莓果免費提供給孩子和家長們的。為了激發孩子們參與線上活動的積極性,老師們還建立了一套激勵制度,只要孩子們能認真緊跟活動,就可以憑藉積分兑換一些小禮物。

  為了提升活動的參與度,提高孩子們的專注力,老師們每天都會進行總結。再根據孩子們當天的接受度,對第二天的活動內容作出調整。從線下到線上的教育活動,是一個讓孩子和老師都需要時間來適應的新模式。“對於我們來説,這是一次從無到有的過程,雖然老師們都很辛苦,但是看着孩子們慢慢適應了線上活動的節奏,我們也很開心。”黃敏説。

  目前,藍莓果已經全面復工復課。對於個別提出退費的家長,學校積極辦理,“通過這段線上的互動,願意留下來的家長佔到了大多數。接下來,我們也會繼續總結線上教育的經驗。未來,線上活動也將成為我們這些傳統線下教育機構的發展新路徑。”(記者 張雯婧 實習生 周榮旺 文並攝)

[責任編輯: 馮娟 ] [責任編輯: 馮娟 ]
敬請關注手機新華網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註明“來源:新華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新華社,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新華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新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